静默渊朔_

朔朔(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微博同名静默渊朔_
所有肉均更新至微博
什么太太,我不就是个更文的。
文章文风不定,文风善变的小汪叽、画风不高冷,最近可能涉及的cp有,名侦探柯南【新快】,全职高手【双花】【周叶】,想写的挺多看时间吧

【周叶】梦南柯(十三)(现代道士叶×鬼丈夫周)

*现代社会道士
*里面风水权属胡扯
*冥婚内容权属胡扯
*私设如山
*里面内容不要尝试OK?

(不扯任何战队,参考部分文献跟百度,不适应请打叉,然后里面游戏我曾经玩过,不过推荐不要尝试,么么叽)

(十三)

  “送……送…..给你…..”面前的少年看不清面容,他手中拿着的玉梳子流光溢彩,似乎有着别样的芳华,叶修感觉自己伸手接过,很粗糙的工艺,但玉却是好玉,温润触手生温。
  
  场面一转,是一片大火,叶修觉得自己就站在火海面前,看着不住塌陷的建筑物,发疯一般的冲入火海,他也不知道在寻找什么,无助,惊慌,害怕,最后绝望的缩在熊熊火海之中,炙烤的温度让他毫不在意,手中握着那柄梳子,看着不住坍塌的建筑物,绝望从心底里蔓延开去。
  
  叶修猛然惊醒,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屋顶“你做噩梦了?”周泽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侧过头,正对上周泽楷的眼睛,带着几丝关切,叶修坐起身体,手按住太阳穴,针刺一般的疼痛,他似乎想回忆起梦中的事情,却除了那份空唠唠的失望跟绝望,其他的却什么也想不起。
  
  “我没事。”平静了一阵,叶修才说到,这才意识到整个人以一种奇怪的姿态蜷缩在周泽楷的怀里,冰凉的触感却让他有种莫名的心安,叶修尴尬的换了个姿势“不好意思。”手指一动却触摸到枕头旁的一件物品,正是那块被称为赝品的玉,叶修拿起来仔细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什么不同。
  
  索性把它收到柜子里,想不出来什么,叶修也不执着,重新缩回被子里,一双冰冷的手碰触到自己的脸颊,替他很轻很轻的按摩着头部,丝丝凉意却让他很舒服,周泽楷看着叶修睡熟,才松开手,轻轻在他的额头一吻。
  
  “这个玉跟这个玉梳子应该是同一块,这应该是一种阴玉,护心是他的主要用处,但是,它还有另一个用途,这个可是滋养魂魄的好东西。”喻文州带上手套拿起来仔细的打量“应该是宋代的东西。”轻轻的放在叶修拿来的盒子里,似乎沉吟了片刻“我似乎是在什么地方看过这个,一时间我也想不起来,你等我回来翻翻求证一下,这个东西似乎跟一个阵法有关。”
  
  “不急,慢慢找。”叶修把盒子收到自己贴身的地方,就准备起身告辞,也算是有了点收获“随时联系。”
  
  “很严重吗?”周泽楷的声音传进叶修的脑海,下意识的摇摇头,却突然想起来他并看不到,就说了一句“不算,只是有点在意。”那种深刻的绝望,他现在还有点心悸,多少年不曾有过的感觉,让他有点在意。
  
  凝魂珠,阴玉,身边最近就出现的这些东西,是巧合,还是有人故意安排?这就不得不让人在意了,叶修现在开始怀疑周泽楷跟自己签订冥婚契约是不是也是早就安排好的,事情很乱,千头万绪,如果如他所想,那么布这么大的一个局究竟为了什么?
  
  长方形的房间里,每个角落都站一个人,然后一个人顺时针方向往另一个角走,走到没人的角落就轻咳一声,过一会你就会发现没有人咳了,这时候四个角都站着人,却有一个人在一直走动,那么你现在就可以问它你想知道的问题。
  
  
  本市中学发生了一件怪事,教学楼里失踪了四个女生,录像记录他们并没有走出教学楼,而且就在走入三零五教室之后意外的凭空消失,只留下一份血书,上面的字迹模糊,看不清楚,依稀可辩是个“咒”字,学校动员所有学生去找,却一无所获。
  
  来人正是中学的校长,眼神有点飘忽,神色惶恐,带着一丝犹豫跟紧张,他就像做贼一样溜了进来“叶……叶先生……”他抿了口水,却喝的太急被呛的止不住咳了起来“帮帮我……如果还找不到……我就……”
  
  “这事你应该找警察。”叶修抽了一口烟,在烟灰缸里弹弹烟灰“失踪,这我管不了的。”
  
  “叶先生……”校长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我跟你说实话吧,失踪女生的教室,本身已经废弃了,但是最近新生收的多才重新使用,原本就当杂物间使用,因为我在学校任职前就有传闻,一个女老师里面……”校长顿了一下,讨好的说到“咱们不都是无神论者嘛,我也没怎么在意,之前就有晚归的学生报告,说锁住的教室会有悉悉索索的声音,还有早起发现黑板上被人写满了英语板书什么的,一直没有伤人我也就没有在意。”
  
  “你现在是认为是那东西作祟?”叶修掐灭烟蒂“那女人,如果真的多年都没沾染过人命,不过就是什么地缚灵,找个普通的去超度了就是,然后去庙里请个驱鬼辟邪的东西放到东南角就成了,自然就回归还失踪的女生,你犯不着为了这个事情来找我,你出这个价码远远超出了你说的这个事情。”叶修唇角带着一丝嘲弄的笑意“说实话吧。”
  
  “叶先生……”校长冷汗直接顺着额头流了下来,支支吾吾却半天吐不出来完整的一句话,眼神飘忽“我……我……”
  
  “我听说,一年前,在同一个教室,有个女生在哪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叶修手指弓起来在玻璃的茶几上敲了敲,发出清脆的响声“是个可怜的孩子,最后警察以抑郁症自杀结案,这个事情,校长大人能不能给我细细讲讲?”
  
  “啪”的一声,校长手里的水杯掉在地上摔成了碎片,水花打湿了他黑色的皮鞋也没有管,只是喘着粗气,脸憋的通红,嘴巴张了半天却说不出一个字,身体不住的颤抖,肥硕的身躯像失了力一样,陷在沙发里“是她……是她……来……来了吗?”他抱住了头。
  
  
  
  

搞事情,如图所示,加群参加群号码:646795563

【周叶/ABO】你是不是认识我(五十七)

五十七
  
  (你们寄给我的刀片都反弹!!!)
  
  经过今天的修养,叶沅的身体算是恢复了过来,才终于可以获准回家修养,她被周泽楷抱在怀里,可能是因为这个事情的缘故吧,她现在身边不能离开人“等身体好点,我建议找个心理医生,这个事情小孩子容易产生负担。”
  
  “阿爸,小沅是不是不漂亮了?”叶沅揪揪自己被剪成很短很短的头发哭丧着脸“没法扎小揪揪了。”
  
  “颜值高怎么就好看!”叶修拿出皮筋给叶沅头顶扎了一个小揪揪,看起来特别的滑稽“你看这样不就是小揪揪了!”叶沅吐吐舌头,拿着另一个粉红色的皮筋爬到周泽楷的身上,抓着他的头发也绑成一个小揪揪“这是不能一个人丑的节奏。”
  
  周泽楷扶着叶沅的腰谨防她摔倒“爸爸你看,我跟阿爸都有小揪揪。”叶沅比了个v,笑眯眯的说“爸爸,我也给你绑!”
  
  “我就算了吧。”叶修拿来叶沅的药“时间差不多了,把药先喝了。”就见叶沅赌起嘴,缩在周泽楷的怀里,把脸埋到他的胳膊下面“不,好苦。”周泽楷冲着叶修无奈的笑了“不喝不喝。”叶沅闷闷的声音从周泽楷怀里发出来。
  
  周泽楷跟叶修分别是两个战队队长,他们已经离开不少时间了,现在叶沅的情况稍稍稳定下来,周泽楷才打开手机,有短信有电话,刚刚打开手机就已经卡住了。
  
  “你这次回来也没有请假?”叶修看着他有点无奈的摆弄着手机,周泽楷点头,毕竟情况那么紧急,他根本不会多想,把卡死的手机往桌子上一扔,也不管了,叶沅已经抱着叶修的手臂睡着了,他们现在住的是叶修以前的屋子,以前跟叶秋睡得上下铺已经换成了双人床,叶沅原本是有一个自己的房间的,但是自从这件事,她自己睡的时候每每都会被噩梦惊醒,哭闹整整一夜身边有着人似乎才能睡好。
  
  “受苦了。”周泽楷突然蹦出这么一句,做到床边,撩开叶沅的碎发,似乎她睡得不安稳,无意识的张了张嘴,小眉毛皱的紧紧的,周泽楷手指摸过叶沅的额头,上面有道浅浅的伤痕,现在已经愈合了,每每看到这些伤口,周泽楷恨不得将那个人碎尸万段。
  
  叶沅小脸贴在周泽楷的手掌上,无意识的挪了挪,然后又沉沉的睡过去“好像一只无尾熊。”叶修说到,侧躺着用另一只手把叶沅圈到怀里,周泽楷闻言笑了笑,在叶沅的额头亲了一下,然后亲吻了一下叶修的眼睑“晚安前辈。”伸手关了屋子的灯,躺到床上,将两人都圈到了怀里。
  
  “就知道有个职业选手透露的消息,具体查不出来,当时哥的问题也已经快速处理了,这人应该是心有不甘。”叶秋分析着“他的录像机已经到了我的手里,里面的内容就是强迫小沅强调哥是Omega的身份。”
  
  叶父思索了一会儿,也不做声,看着笔记本播放的那段视频出神,叶母看到这段视频差点昏了过去,被她捧在手心疼的小孙女,被这么虐待,仿佛在割她的心一般。
  
  “这么说,还是因为老大的身份?”叶父终于开了口,手一挥把笔记本拍和在一起,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平复了一下心情“老幺,你继续处理,看看能不能找到透露消息的这个人。”
  
  “好。”叶秋应了一声,叶父靠在书房里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烟,又重新打开了笔记本,挑出那段视频,似乎在想着什么。
  
  心理医生是个温和的女人,但是叶沅还是表现出对陌生人的害怕,缩在叶修怀里不敢说话也不敢动。
  
  “没事。”女人微笑,冲着叶修说到“心理疏导,我们先从最简单的开始吧。”
  
  虽然很害怕,但是良好的教养让她还是仔细回答着女人的问题,似乎有着叶修的陪伴,倒是觉得不怎么慌张。
  
  “那么今天最后一个问题。”心理医生做着最后的笔录“你爸爸的第二性别是什么?你爸爸叫什么?”小孩子是最不会设防的人,她很容易就了解了叶沅的心结。
  
  叶沅直接哭了出来,抱着叶修不肯松手“我……”哭的撕心裂肺“别打我……别……”叶修忙哄着叶沅冲着心理医生抱歉的点点头。
  
  “心结在这里,明天我还会来的。”女人收拾了一下东西,起身告辞。
  
  叶沅还是很坚强的,几次之后就似乎没那么恐惧了,身体也逐渐恢复,这才让全家人提着的心放下了,叶修跟周泽楷也要归队了,他们已经旷了很久了,可能轮回内部已经找周泽楷找疯了。
  
  当晚,叶父还是把叶修跟周泽楷叫到客厅,似乎最近叶父的烟抽的格外的多,作为一个已经整整五年没碰过烟草的人,这几天似乎快把五年的分量抽了回来,叶父掐灭了烟,似乎沉吟了片刻。
  
  “在你退役之前,还是不要再见小沅了吧。”叶父一字一句的看着叶修说到。

【周叶/ABO】你是不是认识我(五十六)


五十六
  (再说一句不许寄刀片!!!!!)

  “爸爸……”叶修听到叶沅的声音,忙看了过去,叶沅苍白如纸的脸上挂着一抹浅浅的笑意“爸……”似乎几个字用了她全部的力气。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叶修的喉结动了动,仿佛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声音一样,竟然带上些许哽咽跟沙哑“想不想吃点什么?”
  
  叶沅轻轻握了握叶修的手,动了动身体“浑身疼……”似乎撒娇一样的说到,声音很轻“疼……”
  
  “战队队长未婚先孕,还是未成年,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男人癫狂的笑死了,毫不在意满口的鲜血,狠毒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周泽楷“我不会是第一个……你就算曝光出来,呵呵。”男人就像一条毒蛇“你承受不住的……”
  
  “你……”周泽楷被控制住,无法动弹,那个男人说的不错,先不说前辈是Omage这件事情会带给荣耀圈多大的影响,他虽然很想曝光自己跟前辈的关系,但是他是明智的,曝光以后等同于叶沅也将暴露在公众之下,善意的粉丝还好,如果碰到恶意的,就可能对叶沅造成不必要的伤害,自己羽翼未丰满,现在并不能护女儿周全,就像男人说的,自己现在根本无法对他怎么样。
  
  “你个疯子!”叶秋也没管那么多,上前一步,只听咔嚓一声,那人的下颌不自然的张开,疼痛让男人几乎背过气去“不用问了,直接关到精神病院,这么疯言疯语还问什么。”边说着边看向警察,这次来的警察都是相熟的,口风很紧,见叶秋这么说,也就随即点点头。
  
  周泽楷怔了怔,没说话,叶秋继续说到“犯不得为这个人费心,偶尔也要试着仗势欺人,回去吧,小沅醒了。”
  
  叶沅还是很虚弱,不过呼吸机自己摘除了,叶修用棉签占着水放在叶沅的嘴唇,她没办法大口喝水,只能用这种办法,长时间缺水,饥饿加恐惧。
  
  “小沅怎么样了?”叶母带来了打成糊的米粥,一看到叶沅这么奄奄一息的模样,叶母的眼泪就止不住的下滑“小沅。”
  
  “奶……”叶沅费劲的开口,努力扯出来一个苍白的笑容,叶母摸摸叶沅的头,因为头部有些细碎的伤口,她的头发被剪的已经乱七八糟“别哭……小沅没事……”
  
  叶修叹了口气,胸口仿佛梗着什么东西,对叶母交代了几句,走出门,周泽楷竟然就靠在门口,看他的样子似乎已经站了好久的一样,他眼圈微红,红血丝布满了眼球,胡茬已经冒出的老高,嘴唇有些干裂,头发翘的乱七八糟“怎么不进去?”
  
  “难受……”周泽楷捂住眼睛,表情显得有点挣扎,叶修沉默了,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几分钟的静默,叶修开口“陪我去抽根烟吧。”
  
  医院禁烟,两个人走到了医院附近供病人散步的小花园,在凉亭坐定,叶修抽出烟盒,叼上一根,然后看向周泽楷“要么?”
  
  “嗯……”周泽楷也接过一根,叼在唇角,点燃,叶修并没有接过打火机,而是就这周泽楷明灭的烟头点燃了自己嘴角的烟,这样的动作在外人看来就像在亲吻。
  
  两个烟的火点明明灭灭,两个人竟然就这么沉默着,谁也没开口,烟灰悠悠飘落。
  
  “我差点以为失去了她。”叶修轻轻开口,吐出来一个烟圈,周泽楷看着叶修,他的眼下是厚重的颜色,带着几丝憔悴,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前辈的这种样子“其实以前是骗你的。”他轻轻叹了口气“曾经我是准备流掉她,但是我感受到她动了,很轻,却很真实,没错,我当时是心软了。”他猛吸了一口烟
  
  周泽楷也不知道说些什么,轻轻拉住叶修的手臂,又是一阵静默,他才开口“前辈……背负的太多……”轻轻抚摸着叶修的手指“让我陪你一起。”
  
  叶沅的精神状态不好,尤其是到了晚上,醒来后第一天的晚上,当医院全部黑了下来,她就开始哭闹,哭的最后几乎背过气去,缩在叶修的怀里不住地颤抖“爸……爸……爸爸……”
  
  叶修只能抱着她,不敢动,浑身僵硬,机械似的拍着叶沅的后背“别怕……我在……”无数遍的重复,直到叶沅睡熟,整宿整宿的,无法安睡,有时候哭着累了睡着。
  
  周泽楷握着叶沅的手,满满的心疼,夜晚无法关灯,当屋里充满黑暗,叶沅就会惊醒,整夜整夜,小孩子根本受不了,几天折腾下来,她已经瘦了一圈。

       因为叶家的安排,男人被逮到了最偏僻的精神病院,每天被变着法的治疗,无法闭合的嘴只能羞耻的就出口水,他自己快被折腾疯了,被捆在病床上任人宰割,他觉得自己是真的疯了。

       “是真的疯了。”医生给叶秋汇报着“是不是继续?”

      “我要让他生不如死!”叶秋眯起眼睛,他电脑上播放着那段录像,几乎让他瞠目,因为从小叶沅在叶家长大,他对这个小侄女也是格外的疼爱,学步摔跤都要心疼半天,他手狠狠地砸在桌子上“给我狠狠地!”

  

哦告辞,你告诉我小沅卖萌哪里违规??????????????

【周叶/ABO】你是不是认识我(五十五)

(今天的第二章。你们不要给我寄刀片嘛!!!!)
五十五  
  
   叶沅失踪已经足足五十个小时了。
  
  叶修颓然的坐在路边,周泽楷递过去一杯热咖啡,叶修抬头看着面前一样颓然的人,头发乱糟糟的,身上的衣服早就占满了灰尘,下颌上冒出的青色的胡茬,似乎不用伪装也没有人相信这就是那个荣耀第一人,周泽楷,叶修接过热咖啡,狠狠地灌了一口,呛的叶修猛烈的咳嗽,突然泪水就模糊了视线,一边咳一边眼泪不住的下滑。
  
  “不知道……怎么办……”叶修咳的几乎要把肺咳出来,周泽楷扶住他,要帮他拍拍后背却被叶修拦住“不知道……”喃喃自语,周泽楷轻轻的环住前辈,叶修的身体很冷,他似乎硬撑着所有精神,如今他们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孩子的父母。
  
   这里黑暗的屋子让叶沅觉得很害怕,还有着滴哒不停响的滴水声,作为一个孩子来说,几乎是精神撑到了极限,男人靠在墙边,一根一根吸着烟,摆弄着手里的摄影机“其实你好好配合我,我也不会难为你的。”他手头的钱已经花的差不多了,如果还拿不到这个视频,追债的可能就会上门来。  
  
  叶沅也不敢说话,抱着膝盖缩成一团,男人无名火起,站起来拿着脚尖踢踢叶沅的小腿,她仿佛受到了惊吓猛地往后缩过去,男人用手提起叶沅的头发,脸贴的极近“我知道你是个听话的小孩儿。”
  
  叶沅不敢直视男人的面庞,这个人是在是太恐怖了“你乖乖的,不然下次我就直接找叶修,不过我去找他的时候,就会带着这个东西去了。”男人从后腰抽出一把匕首,在叶沅面前晃了晃。  
  
  “不要!”叶沅害怕的瑟瑟发抖,匕首似乎带着些寒芒,刺得人眼睛生疼,眼泪又不自觉的流了出来,浑身轻颤。  
  
  录像机摆在桌子上,叶沅抽泣着,一字一句的说“叶修是我爸爸,他是个Omage。”男人似乎不满意,一巴掌扇到了叶沅的后背“不许哭。”疼痛让叶沅的眼泪决堤了,带着哭腔又重复了一遍,男人被叶沅哭的心烦,狠狠的踹了上去“死丫头,说了不许哭。”  
  
  “有消息了?”叶父腾地站起来,听着汇报,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叶父,而来的极大的狂喜“老幺去开车!” 
  
   周泽楷接到了来自叶父的电话,突然有种放下心的感觉,叶修在他身边也听到了话筒传来的声音,总算是松了口气,拦了一辆的士就往叶父说的那边赶,这是很久之前工厂废弃的厂房,心又一次悬了起来,这个地方,叶沅在这里呆了两天两夜,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警车几辆已经停在厂房门口,一晚上的折腾,所有人都显得憔悴,叶修环视了一圈,凌晨的这里显得寂静而诡异。
  
  所有人聚集在一栋建筑物门前,一名警察一脚踹开了门,但是随即却退了出来,男人用匕首抵在叶沅的喉咙哪里,小小的身体被难受的拘禁在怀里“你们别逼我。”男人的声音带着点阴森森的,叶修感觉自己的心已经提到嗓子眼“我不想伤害她的。”
  
  叶沅泪眼婆娑,嘴巴颤抖着微微张了张,叶母看到这个几乎快要昏倒,周泽楷嘴唇抿的很紧,警察也不敢轻举妄动,匕首已经划伤了她的皮肤,血液顺着刀尖一滴一滴的滑落,周泽楷感觉胸腔里的心脏快要不能跳动了,仿佛被人掏空了一样,他握住前辈的手,却发现叶修的手冰凉,几乎失去了所有温度。
  
  僵持不下,没有办法有人开了枪,男人手里的匕首掉落在地上发出咔嚓的脆响,叶修不管不顾就冲了过去,冲着男人的肚子就是一脚,男人捂着手臂上伤口退后一步,叶修似乎是发狂了一样,对着男人就招呼上了拳头,直到警察跟叶秋把他们拉开,他似乎已经红了眼睛,男人被打的遍体鳞伤,门牙也被打落了一颗。
  
  “沅沅!”周泽楷抱着叶沅小小的身体,很紧,看着叶沅虚弱的喘着气,身体却滚烫的令人害怕,顾不得其他,握着叶沅伤痕累累的小手,随行的医生马上赶了过来,周泽楷看着叶沅被放上了担架,比小脸小不了多少呼吸机被放在了脸上。
  
  紧紧握着叶沅的手,生怕一个不留神又一次找不到她了一样。
  
  “多处软组织挫伤,肺部有轻微出血状况,身体太虚弱了。”从抢救室里出来的医生如此说着,叶沅被安置在病房里,小小的身体缩在雪白的被褥里,手上扎着针,呼吸机发出平稳滴滴的声音。
  
  叶修轻轻抚去叶沅额头浸湿的碎发,头上有些泛着青色肿包,身上更有许多细碎的伤口,叶母周母给她换病号服的时候,几乎差点哭昏过去,周泽楷跟叶秋被警察带走去做笔录,叶修则是寸步不离的守在叶沅身边,生怕一个不注意,又将她遗失。
  
  “有了这个新闻我就可以还了债了。”男人被拷在椅子上,虽然被叶修打的鼻青脸肿“周泽楷,我认识你,有意思了。”
  
  “你为什么会绑架叶沅?”警察又将问题问了一遍,男人只是嘿嘿的笑着,似乎带着几分癫狂。
  
  周泽楷看着那张扭曲的脸,有股控制不住的怒意涌上心头,想要撕碎这个男人,自己女儿身上遍体鳞伤,都是拜这个人所赐,一拳过去,直接把男人的脸打的歪向了一旁。
  
  警察忙拦住周泽楷,男人碎了一口痰,然后带着一丝挑衅的语气“有本事你打死我啊!”
  
  周泽楷握着手指关节啪啪作响,两个警察都拉不住他的,一脚过去,男人咳咳一声吐出了不少的血“这可真是电竞圈的一大丑闻。”

【周叶/ABO】你是不是认识我(五十四)

(这两章叫叶沅受难日比较好……拒绝刀片!!!!不许给我寄刀片!!!)

  “还是没有消息?”叶秋情绪也有点紧张“现在都已经快失踪两天了,为什么还没有消息?”
  警察去调查了叶沅失踪那个广场上监控,很不幸,那个监控在三天前坏掉还一直没修,又看了街道路口的录像,但是依旧是一无所获。
  “那怎么办啊。”叶母这两天已经哭昏了三次,自责内疚简直都快把她折磨疯了,叶沅从小被他们宠在手心,都失踪两天了,会不会没睡好,会不会没吃好,叶母是越想越难受。
  “我给阿楷打了电话。”周母眼睛下面也带着浓重的乌青,两天了,屋子里面都是带着沉闷的气氛。
  “老大联系上了吗?”叶父问着叶秋“闺女丢了,你让他也回来。”
  “什么?”周泽楷猛的起身,着实吓了他旁边的孙翔一跳,看着他脸色极其的差,很少能看到周泽楷露出这样的表情“嗯。”
  轮回众人面面相觑,却不知道应该问些什么,就看着自家队长快速冲了出去,周泽楷的心都乱了,接到自己母亲的电话,说叶沅失踪了,他也顾不得其他了,甚至连假都顾不上请,直接冲到了机场最早到达B市的航班是中午十二点,他看下表,皱了皱眉。
  “啧,晦气!”男人踢开门,叶沅下意识的缩了缩,她昨天又累又饿,哭着哭着就睡着了,又被硬生生的冻醒,身上疼的厉害,腿上的伤口结了血痂“哭什么哭!”男人揪起叶沅的头发,脏兮兮的小脸,然后哼了一声“就让你说两句话,我录个视频,小妹妹,你是个听话的孩子。”
  叶沅也不敢哭也不敢说话,颤抖着嘴唇,因为极度缺水,嘴唇都已经开始干裂,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儿,男人无名火起,直接拎着她的头发一甩,叶沅的头嗑在了墙上,疼痛让她的眼泪直接飚了出来。
  男人朝一旁啐了口痰,然后拿出一个录像机,阴测测的说“你说叶修是Omage,叶修是我爸爸。”叶沅摇着头往后缩着,头上被碰到的地方已经肿了起来,似乎是这个举动让男人心生不满,他直接一脚踢了过去“快说!”
  叶沅也不敢哭,浑身好疼,她知道这句话她不能说,说了对她跟爸爸都不好,这个坏人会怎么样对待爸爸,她不知道,但是肯定会伤害爸爸的,叶沅这样想着又坚决的摇摇头。
  男人看叶沅这样,怒气滋生,再加上刚刚输钱的心情,按压着自己心中的怒火“小妹妹,就说一句话。”叶沅看到他阴鸷的脸庞,瑟缩的靠着角落“你他妈的,说不说!”男人看叶沅这样的动作,直接怒气决堤,一顿拳打脚踢就照呼了过去。
  叶修到达B市已经是晚上了,也就是距离叶沅失踪接近四十八个小时,他们几乎已经动用了所有力量把B市可能孩子去的地方找了个遍,可是依旧一无所获,叶父也派人去了机场火车站公交大巴等地方,询问是不是有小女孩的踪迹也是依旧毫无音讯。
  “小沅有消息了吗?”叶修表情带上了些凝重,看向屋内坐着的人,叶秋看着他,摇了摇头,叶修转头又走了出去。
  周泽楷已经又去丢失孩子的地方那边的附近找了起来,几乎是一家一家商铺挨着问,不知不觉已经是晚上了,他站在人来人往的广场上,突然感觉到鼻子一酸,那个软软糯糯的小团子,到底在哪里?
  “你见到一个大概这么高,头发长长的,大约六七岁左右。”周泽楷比划着叶沅的身高,被他拉住的人几乎都是摇摇头,他的心似乎一点一点的沉到了底,但是猛然他又重新振作起来,小沅还在等着我接她回去,然后继续去找去问。
  “你有没有见过这样一个女孩……”周泽楷已经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得到的都是否定的答案,他突然感觉到自己是那么的没用,他靠着墙脱力的滑下去,小沅,你到底去哪里了?
  “你见过照片上的小孩没有?”叶修来到了叶沅经常去的游乐场,问着游乐场那边能见到的所有人,有史以来他第一次这么慌乱“没有吗?请你在好好想想。”
  叶沅瑟瑟发抖,似乎打不出任何声音,男人似乎失去了耐心,随意扔个面包跟水就又出了门,等门彻底锁住了,叶沅才敢爬过去拿起面包,她真的很饿,撕开包装大口吞咽着,面包早就腐败了,但是极度的饥饿让她也顾不得其他,冰冷的水算是滋润了她快要冒烟的喉咙,黑漆漆的屋子真的很冷,她缩成一团,哭着哭着,累的睡了过去。

继续水一波,有没有小伙伴来一起玩

小伙伴一起玩
  这里建个群,来两个小伙伴一起玩,加入全职宝葫芦修仙中心,群号码:646795563
一起来胡吹呗,想找人一起讨论梗什么呢

⸜(´ ˘ `∗)⸝•*

尹断霏:

给自己画个糖,最近好多刀……咳咳……

画的还是异闻录的总司来着,最喜欢这个总司了~

安定,你看才藏也在担心你哦~别钻牛角尖了~

ps:冲田一家三口都是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