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默渊朔_

朔朔(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微博同名静默渊朔_
所有肉均更新至微博(沉迷码肉,拒绝撕逼,逼急了自动开启流氓属性)
什么太太,我不就是个更文的。
文章文风不定,文风善变的小汪叽、画风不高冷,最近可能涉及的cp有,名侦探柯南【新快】,全职高手【双花】【周叶】,想写的挺多看时间吧

【周叶/ABO】你是不是认识我(五十四)

(这两章叫叶沅受难日比较好……拒绝刀片!!!!不许给我寄刀片!!!)

  “还是没有消息?”叶秋情绪也有点紧张“现在都已经快失踪两天了,为什么还没有消息?”
  警察去调查了叶沅失踪那个广场上监控,很不幸,那个监控在三天前坏掉还一直没修,又看了街道路口的录像,但是依旧是一无所获。
  “那怎么办啊。”叶母这两天已经哭昏了三次,自责内疚简直都快把她折磨疯了,叶沅从小被他们宠在手心,都失踪两天了,会不会没睡好,会不会没吃好,叶母是越想越难受。
  “我给阿楷打了电话。”周母眼睛下面也带着浓重的乌青,两天了,屋子里面都是带着沉闷的气氛。
  “老大联系上了吗?”叶父问着叶秋“闺女丢了,你让他也回来。”
  “什么?”周泽楷猛的起身,着实吓了他旁边的孙翔一跳,看着他脸色极其的差,很少能看到周泽楷露出这样的表情“嗯。”
  轮回众人面面相觑,却不知道应该问些什么,就看着自家队长快速冲了出去,周泽楷的心都乱了,接到自己母亲的电话,说叶沅失踪了,他也顾不得其他了,甚至连假都顾不上请,直接冲到了机场最早到达B市的航班是中午十二点,他看下表,皱了皱眉。
  “啧,晦气!”男人踢开门,叶沅下意识的缩了缩,她昨天又累又饿,哭着哭着就睡着了,又被硬生生的冻醒,身上疼的厉害,腿上的伤口结了血痂“哭什么哭!”男人揪起叶沅的头发,脏兮兮的小脸,然后哼了一声“就让你说两句话,我录个视频,小妹妹,你是个听话的孩子。”
  叶沅也不敢哭也不敢说话,颤抖着嘴唇,因为极度缺水,嘴唇都已经开始干裂,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儿,男人无名火起,直接拎着她的头发一甩,叶沅的头嗑在了墙上,疼痛让她的眼泪直接飚了出来。
  男人朝一旁啐了口痰,然后拿出一个录像机,阴测测的说“你说叶修是Omage,叶修是我爸爸。”叶沅摇着头往后缩着,头上被碰到的地方已经肿了起来,似乎是这个举动让男人心生不满,他直接一脚踢了过去“快说!”
  叶沅也不敢哭,浑身好疼,她知道这句话她不能说,说了对她跟爸爸都不好,这个坏人会怎么样对待爸爸,她不知道,但是肯定会伤害爸爸的,叶沅这样想着又坚决的摇摇头。
  男人看叶沅这样,怒气滋生,再加上刚刚输钱的心情,按压着自己心中的怒火“小妹妹,就说一句话。”叶沅看到他阴鸷的脸庞,瑟缩的靠着角落“你他妈的,说不说!”男人看叶沅这样的动作,直接怒气决堤,一顿拳打脚踢就照呼了过去。
  叶修到达B市已经是晚上了,也就是距离叶沅失踪接近四十八个小时,他们几乎已经动用了所有力量把B市可能孩子去的地方找了个遍,可是依旧一无所获,叶父也派人去了机场火车站公交大巴等地方,询问是不是有小女孩的踪迹也是依旧毫无音讯。
  “小沅有消息了吗?”叶修表情带上了些凝重,看向屋内坐着的人,叶秋看着他,摇了摇头,叶修转头又走了出去。
  周泽楷已经又去丢失孩子的地方那边的附近找了起来,几乎是一家一家商铺挨着问,不知不觉已经是晚上了,他站在人来人往的广场上,突然感觉到鼻子一酸,那个软软糯糯的小团子,到底在哪里?
  “你见到一个大概这么高,头发长长的,大约六七岁左右。”周泽楷比划着叶沅的身高,被他拉住的人几乎都是摇摇头,他的心似乎一点一点的沉到了底,但是猛然他又重新振作起来,小沅还在等着我接她回去,然后继续去找去问。
  “你有没有见过这样一个女孩……”周泽楷已经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得到的都是否定的答案,他突然感觉到自己是那么的没用,他靠着墙脱力的滑下去,小沅,你到底去哪里了?
  “你见过照片上的小孩没有?”叶修来到了叶沅经常去的游乐场,问着游乐场那边能见到的所有人,有史以来他第一次这么慌乱“没有吗?请你在好好想想。”
  叶沅瑟瑟发抖,似乎打不出任何声音,男人似乎失去了耐心,随意扔个面包跟水就又出了门,等门彻底锁住了,叶沅才敢爬过去拿起面包,她真的很饿,撕开包装大口吞咽着,面包早就腐败了,但是极度的饥饿让她也顾不得其他,冰冷的水算是滋润了她快要冒烟的喉咙,黑漆漆的屋子真的很冷,她缩成一团,哭着哭着,累的睡了过去。

评论(18)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