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默渊朔_

朔朔(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微博同名静默渊朔_
所有肉均更新至微博(沉迷码肉,拒绝撕逼,逼急了自动开启流氓属性)
什么太太,我不就是个更文的。
文章文风不定,文风善变的小汪叽、画风不高冷,最近可能涉及的cp有,名侦探柯南【新快】,全职高手【双花】【周叶】,想写的挺多看时间吧

【周叶/ABO】你是不是认识我(五十七)

五十七
  
  (你们寄给我的刀片都反弹!!!)
  
  经过今天的修养,叶沅的身体算是恢复了过来,才终于可以获准回家修养,她被周泽楷抱在怀里,可能是因为这个事情的缘故吧,她现在身边不能离开人“等身体好点,我建议找个心理医生,这个事情小孩子容易产生负担。”
  
  “阿爸,小沅是不是不漂亮了?”叶沅揪揪自己被剪成很短很短的头发哭丧着脸“没法扎小揪揪了。”
  
  “颜值高怎么就好看!”叶修拿出皮筋给叶沅头顶扎了一个小揪揪,看起来特别的滑稽“你看这样不就是小揪揪了!”叶沅吐吐舌头,拿着另一个粉红色的皮筋爬到周泽楷的身上,抓着他的头发也绑成一个小揪揪“这是不能一个人丑的节奏。”
  
  周泽楷扶着叶沅的腰谨防她摔倒“爸爸你看,我跟阿爸都有小揪揪。”叶沅比了个v,笑眯眯的说“爸爸,我也给你绑!”
  
  “我就算了吧。”叶修拿来叶沅的药“时间差不多了,把药先喝了。”就见叶沅赌起嘴,缩在周泽楷的怀里,把脸埋到他的胳膊下面“不,好苦。”周泽楷冲着叶修无奈的笑了“不喝不喝。”叶沅闷闷的声音从周泽楷怀里发出来。
  
  周泽楷跟叶修分别是两个战队队长,他们已经离开不少时间了,现在叶沅的情况稍稍稳定下来,周泽楷才打开手机,有短信有电话,刚刚打开手机就已经卡住了。
  
  “你这次回来也没有请假?”叶修看着他有点无奈的摆弄着手机,周泽楷点头,毕竟情况那么紧急,他根本不会多想,把卡死的手机往桌子上一扔,也不管了,叶沅已经抱着叶修的手臂睡着了,他们现在住的是叶修以前的屋子,以前跟叶秋睡得上下铺已经换成了双人床,叶沅原本是有一个自己的房间的,但是自从这件事,她自己睡的时候每每都会被噩梦惊醒,哭闹整整一夜身边有着人似乎才能睡好。
  
  “受苦了。”周泽楷突然蹦出这么一句,做到床边,撩开叶沅的碎发,似乎她睡得不安稳,无意识的张了张嘴,小眉毛皱的紧紧的,周泽楷手指摸过叶沅的额头,上面有道浅浅的伤痕,现在已经愈合了,每每看到这些伤口,周泽楷恨不得将那个人碎尸万段。
  
  叶沅小脸贴在周泽楷的手掌上,无意识的挪了挪,然后又沉沉的睡过去“好像一只无尾熊。”叶修说到,侧躺着用另一只手把叶沅圈到怀里,周泽楷闻言笑了笑,在叶沅的额头亲了一下,然后亲吻了一下叶修的眼睑“晚安前辈。”伸手关了屋子的灯,躺到床上,将两人都圈到了怀里。
  
  “就知道有个职业选手透露的消息,具体查不出来,当时哥的问题也已经快速处理了,这人应该是心有不甘。”叶秋分析着“他的录像机已经到了我的手里,里面的内容就是强迫小沅强调哥是Omega的身份。”
  
  叶父思索了一会儿,也不做声,看着笔记本播放的那段视频出神,叶母看到这段视频差点昏了过去,被她捧在手心疼的小孙女,被这么虐待,仿佛在割她的心一般。
  
  “这么说,还是因为老大的身份?”叶父终于开了口,手一挥把笔记本拍和在一起,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平复了一下心情“老幺,你继续处理,看看能不能找到透露消息的这个人。”
  
  “好。”叶秋应了一声,叶父靠在书房里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烟,又重新打开了笔记本,挑出那段视频,似乎在想着什么。
  
  心理医生是个温和的女人,但是叶沅还是表现出对陌生人的害怕,缩在叶修怀里不敢说话也不敢动。
  
  “没事。”女人微笑,冲着叶修说到“心理疏导,我们先从最简单的开始吧。”
  
  虽然很害怕,但是良好的教养让她还是仔细回答着女人的问题,似乎有着叶修的陪伴,倒是觉得不怎么慌张。
  
  “那么今天最后一个问题。”心理医生做着最后的笔录“你爸爸的第二性别是什么?你爸爸叫什么?”小孩子是最不会设防的人,她很容易就了解了叶沅的心结。
  
  叶沅直接哭了出来,抱着叶修不肯松手“我……”哭的撕心裂肺“别打我……别……”叶修忙哄着叶沅冲着心理医生抱歉的点点头。
  
  “心结在这里,明天我还会来的。”女人收拾了一下东西,起身告辞。
  
  叶沅还是很坚强的,几次之后就似乎没那么恐惧了,身体也逐渐恢复,这才让全家人提着的心放下了,叶修跟周泽楷也要归队了,他们已经旷了很久了,可能轮回内部已经找周泽楷找疯了。
  
  当晚,叶父还是把叶修跟周泽楷叫到客厅,似乎最近叶父的烟抽的格外的多,作为一个已经整整五年没碰过烟草的人,这几天似乎快把五年的分量抽了回来,叶父掐灭了烟,似乎沉吟了片刻。
  
  “在你退役之前,还是不要再见小沅了吧。”叶父一字一句的看着叶修说到。

评论(27)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