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默渊朔_

朔朔(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微博同名静默渊朔_
所有肉均更新至微博(沉迷码肉,拒绝撕逼,逼急了自动开启流氓属性)
什么太太,我不就是个更文的。
文章文风不定,文风善变的小汪叽、画风不高冷,最近可能涉及的cp有,名侦探柯南【新快】,全职高手【双花】【周叶】,想写的挺多看时间吧

【周叶/ABO】你是不是认识我(六十)

六十

 (哇2222    粉我就更个肉!兔子睡衣是昨天看到楼下小萝莉穿的,妈呀萌的要死,抱着蹂躏了半天,我感觉我是怪阿姨!不过萝莉世界第一好!!!)

  兴欣对决轮回的那场最后还是以兴欣的落败告一段落,很快的第二十一轮的比赛就到了眼前,兴欣客场挑战百花,三零一主场迎战霸图,安文逸,正被视为联盟最烂的治疗,特殊?叶修说过,他是兴欣的一位队员就是他的特殊性,阮成这段时间可算是找到宝了,他对唐柔的反感已经迁怒到最整个兴欣全队了,最近唐柔发挥正常,无从找到掐点,那么就连队一起掐,在二十二轮兴欣迎战昭华,又是一把十比零拿出来,算是又将阮成一通狂扇。

  叶沅的鼓励还是送到了安文逸面前,一张画的很可爱的小手冰凉的画,旁边加油的字样,安文逸摘下眼镜揉了揉鼻梁,把那张看起来有些幼稚却很认真的画仔细折叠起来,然后有些郑重夹到了书里,战队给他了足够的信任,他迫切要为战队做出点什么,想着他又回到训练室,继续重复着练习,似乎这样他才能心安。

  第二十三轮比赛,兴欣客场对战霸图。

  “霸图还是那么关注我,真有点不好意思。”叶修靠在凳子上,看着电脑屏幕那头两张越来越像的面孔,周泽楷这次打完比赛就去陪叶沅过周末了,此时叶沅穿着她的粉色兔子睡衣缩在周泽楷怀里,这个睡衣是苏沐橙买的,带着可爱的兔子耳朵,周泽楷也是第一次见,让叶沅带上帽子,也是玩心大起,拎着叶沅头顶的耳朵“你这么看起来就像插着天线的绒球。”

  “阿爸!你放开我的耳朵!”叶沅不满的来回动着身体,看起来就像毛绒绒的一团“爸爸,你让阿爸放开我嘛!”

  “好了截图截图。”叶修笑眯眯的吃完了棒棒糖“叶沅黑历史一张,以后不上缴棒棒糖跟巧克力我就拿去会议室公放。”

  “……爸爸,你拍我都好丑,根本都没有阿爸拍我好看!”叶沅吐吐舌头,周泽楷松开了兔耳朵,然后听到叶沅的话也有些好奇,叶沅跳下床,然后去她的小柜子里找了找拿出两张照片“你看嘛!”

  周泽楷拿了过来,是两张照片,一张是叶沅睡觉的时候,睡得很香,但是嘴角却挂着亮晶晶的口水,另一张是自己拍的叶沅跟叶修在吃冰激凌的照片,不自觉就笑了出来。

  “多返璞归真!”叶修把视频窗口缩小了些,然后打开了文档记录着什么东西“我要不拍你都不承认你睡觉流口水,沅沅,你都快七岁了,还睡觉流口水。”

  “拿走了。”周泽楷把两张照片往钱夹里一夹,揉了揉叶沅的头。 

  正像叶修说的一样,霸图主场派出去大批保安队,原因很简单,正式比赛,来的是叶修“哎,还是这么热情!”叶修无奈的摊手,随着保安的护卫快速进了战场,一路被送进备战室。

  叶修依旧是第一场,对战的则是方锐昔日的队友林敬言,这位昔日的联盟第一流氓,叶修的近身,然后无人能破的散人快打,林敬言虽然很努力了,但是叶修依旧是继续连胜,不过霸图主场就别想听到什么赞美了,这边人不嘘他都让他觉得是奇迹了。

  “霸图啊,有个长相很凶的叔叔,还有个小辫子运气不怎么好的叔叔,恩恩,我还知道有个睡觉特别准时的叔叔,还有个是方叔叔的好朋友,别看很斯文,但是还是很猥琐的,这都是爸爸给我讲的。”叶沅掰着指头给叶父讲着,现在看荣耀转播的比赛是家里通常内容“爷爷,猥琐是什么啊?”

  “他这个话如果被别的人听到了,会被追杀!”叶秋吐槽到。

  团队赛也很快开始,兴欣还是通常的阵容迎战霸图,足够老辣的阵容,安文逸的内容瞬间放大,在两个牧师的技术统计比较中,安文逸败的一败涂地,毕竟对面战队的可是荣耀第一牧师张新杰,安文逸感觉自己对失败已经有点麻木了,这场比赛让他有些清楚看到了差距,他甚至想了,如果兴欣不是他,会不会就能拿到胜利,赛后双方互相握手致意,安文逸一直垂着头。

  “时机把握的很准确!”张新杰握着安文逸的手,那个他崇拜了很久的荣耀第一牧师如此说道,他突然怔住,看起来像随口一说的话,似乎扫去了他心目的阴霾,这位作风严谨的霸图副队长说这样的话,肯定有着一定的根据,安文逸突然松了口气。

  “他需要放下一些东西。”叶修把烟掐灭在烟灰缸对陈果说到“似乎他已经找到了自己的节奏。”

  陈果看起来有些担忧,但是听到叶修的话,似乎稍稍安了下心。


评论(17)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