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默渊朔_

朔朔(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微博同名静默渊朔_
所有肉均更新至微博(沉迷码肉,拒绝撕逼,逼急了自动开启流氓属性)
什么太太,我不就是个更文的。
文章文风不定,文风善变的小汪叽、画风不高冷,最近可能涉及的cp有,名侦探柯南【新快】,全职高手【双花】【周叶】,想写的挺多看时间吧

【新快】把怪盗送上侦探的床(短篇/h)

(以下几章有崩坏)
【把怪盗送上侦探的床】
“新一,我可以容许你的背叛,但是我忍受不了你的欺骗!”兰认真的看着面前十分熟悉但又极其陌生的脸,泪水模糊了双眼“不管你是不是有苦衷,你这样一次一次骗我,嗯。。。。”
“兰。。。”工藤摇头“我,并不是要骗你的!”
“好了,新一,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们结束了!”
以上就是本章的背景【这个敷衍的背景】
灰原看着这几天报纸跟新闻头条,然后回头看了一眼趴在桌子前低着头写东西的工藤“然后,你就用案件麻痹自己?”
“怎么这么问?”工藤抬头,有些不解“正常处理案件而已。”
“难道不是被侦探事务所那位给甩了才转移注意力到案件上的吗?”灰原还是保持着小孩子的身体,有些话从小孩子的口中说出来说不出的怪异,虽然她并不是小孩子,灰原伸手指指报纸上基德的新闻“然后你就把不满全都撒到这个倒霉的怪盗身上了。”
报纸无非是报道了中森警部又一次保护了钻石的消息,真正内幕。。。。呃。。。。就是顶楼时候,侦探强吻了怪盗,直接导致怪盗从顶楼摔了下去,落荒而逃。
“并没有。”工藤摊手,若有所思“跟兰分手,我只是觉得有点失落,然后竟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于是?”灰原合上报纸“你是告诉我,治疗情伤的最好办法是开展一段新恋情?”
“呃。。。”工藤有些无语,顿了一顿然后说到“那个家伙的味道很好~”
“哦~”灰原意味深长的想着。
【如果把装模作样的小偷先生送上这个情商捉急的平成时代的福尔摩斯床上会是如何有趣的结局】
一个计划慢慢成型。
灰原的计划比想象中的更加容易的成功了,所以最直接的后果就是,一日,日本警察的救世主大人工藤新一在处理完凶杀案回家后,就收到了惊喜和惊吓的双重体验。
某只怪盗大人衣服被扯开,露出锁骨和胸膛,面色带着不正常的红晕,嘴唇微张,轻轻呵着气,墨色的头发凌乱的散着,没错,工藤直接看呆了,没错,这样的怪盗很诱人,黑羽的眼睛半闭半睁,眼神迷离,晶莹的汗珠沿着白皙的脖颈滑下,滴在洁白的床单上。
工藤深吸一口气,伸手准备拉起黑羽,但不知怎么回事,突然脚下一滑,工藤压在黑羽身上“呃。。。。”
正准备起身,黑羽的手臂就环上了工藤的脖子,两人贴的极近,黑羽的嘴唇微微张开“嗯~好热~”主动跟工藤贴的更紧了。
工藤可以感觉黑羽身上好闻的味道,手欲推开他,可是手确抚摸到黑羽胸前的茱萸,引的黑羽轻轻的呻吟。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门外传来灰原的声音。
“好好享受~春宵苦短~”

【呃!】
黑羽在又一次被工藤吃干抹净后无力的趴在床上,看着工藤一副满足的模样,有些不满的嘟囔“一被压成千古恨!”
工藤有些好笑的贴在黑羽耳边“其实我一直好奇,我们两个第一次,你是怎么中招的?”
黑羽突然坐起身体,但又因为腰疼倒回床上“呃,好疼。”使劲瞪了工藤一眼然后不满的扭过头不去理他,工藤好笑的拍拍身边凸起的被子,过了一会儿传来平稳的呼吸声,工藤唇角上扬,不由自主的想起两人,呃。。。并不美好的第一次。。。

工藤有些头疼,黑羽的身体紧紧贴着他,身上的衣服被揉的一团糟,黑羽轻轻喘息带着呢喃“好热~”
“灰原到底做了什么?”工藤试图安抚黑羽,但是一个不注意,黑羽的嘴巴就亲上了工藤的下巴,色情的伸出舌头舔着工藤喉结,工藤瞬间觉得喉头一紧,声音喑哑“黑羽,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还有我是谁吗?”
黑羽闻声迷茫的抬头,他有些傻气得一笑“大~侦~探~”说着就又一次贴近,工藤这次能清楚感觉到他的热度“热。。。”
工藤咽了一口口水,现在的黑羽无疑格外的魅惑,黑羽难受的蹭着工藤,白色的衬衣大敞,露出工藤结实的胸膛,黑羽满意的笑了,工藤深吸一口气,低头吻上黑羽的唇。
黑羽的唇微张给了工藤可乘之机,灵巧的舌头划过黑羽的牙龈,也肆虐着他口中的甜美,未来得及吞咽的津液沿着黑羽的嘴角留下,工藤的唇终于离开,黑羽得以有机会喘息“嗯~”甜腻的声音似乎是从咽喉内部发出的,工藤轻笑,吻上黑羽的脖颈,极其色情的舔舐黑羽的锁骨“嗯~痒~”黑羽伸手环着工藤的后背。
工藤隔着衣服,蹂躏着黑羽的茱萸,衣服粗糙的质感让黑羽几近抓狂“黑羽。。。”染满情欲的呢喃让黑羽几乎迷失方向“把你给我。。。”
工藤的手抚摸上他的弱点,黑羽感觉到一种急切的,工藤发出低沉的笑声,毫无预警的动作让黑羽吃疼的低吟“疼。。。”工藤捏住他的下巴,然后吻着他的唇,似乎是在安慰。
双腿环着工藤精瘦的腰,感受着一波一波陌生的感觉,工藤轻轻咬了下黑羽的耳垂,引得他一阵战栗“黑羽,你后悔吗?”
黑羽也不知道自己回答了没有,随后的感觉席卷了他身上所有的感官,他的手指扣住他的背颈,指甲留下暧昧的痕迹,他隐约听到工藤的声音,但是他已经听不清楚了,意识似乎被卷进一种名为快,感的漩涡中。

【禽兽】
阳光穿透窗帘的缝隙直射到屋里,黑羽努力睁开眼,浑身好痛,尤其是那个难以启齿的私处,昨天他记得他遇到了那个叫灰原的小姐,然后发生了什么似乎没有印象了,黑羽忍着腰部的酸疼坐起身体,才发现自己竟然什么都没穿,一种名为不妙的感觉袭上心头。
“黑羽,早啊~”工藤的声音带着几分慵懒,几分初醒的沙哑,伸出手指在黑羽脊背上划过,引得黑羽一阵战栗。
黑羽跳下床,身体上的不适,差点让他跟大地来个亲密接触,他现在只想跟工藤保持安全距离,退到窗户边才对工藤说“你怎么在这里?还有我们。。。。”
“这是我家。”工藤无所谓耸肩,慢条斯理的下了床,套身上一套居家服“你说呢?装模作样的小偷先生。”带着微笑看着正往身上套衣服的黑羽,好心的提醒“你穿的是我的内裤。”
黑羽太阳穴突突的跳着,却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工藤好笑的看着黑羽呲牙咧嘴的套上衣服,然后有些好笑的说“那里我已经上过药了。”黑羽的脸一下子爆红,走出房间狠狠的甩上门。
此后半个月,怪盗基德竟然没有出来偷一块宝石,看着电视上播放着历时半个月才重新出现的预告函。灰原一笑“你真是个禽,兽。”
“呃。”工藤佯装看着资料。
“别装了。”灰原对于工藤这种行为深深地鄙视有没有“今天晚上准备怎么办?”
“什么?”工藤抬起头“什么怎么办。”
“关于他。”灰原阴测测一笑“还需要我帮忙吗?”
夜晚,天台。
白色的身影悄无声息的降临在天台上,对着月亮查看手中的宝石。
“又不是潘多拉。”语气带着些失落,刚准备收起宝石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好久不见,黑羽快斗。”工藤从暗处走了出来,惊得黑羽差点把宝石扔出去。
黑羽强装着笑脸,企图扔出一个强光弹就飞速逃窜,谁知道,在他准备扔的一瞬间,自己的手就被抓住,然后嘴唇就被压上,似乎有什么东西顺着口腔滑进了喉咙,他猛的推开工藤,熟悉的无力感“你又给我喂了什么?”
“灰原友情提供。”工藤笑到“你现在是想就在这里被警察带走呢,还是跟我走呢?”
“禽兽!”黑羽几乎支撑不住,半靠在工藤身上。
工藤唇角上扬,带着无力的黑羽快速离开现场。
随后,中森警部冲上顶楼,就看到宝石,旁边有张基德卡,深深的嘲笑感不言而明。
“怪盗基德,下次我一定抓住你!”
而现在可怜的怪盗大人,已经被我们日本警方的救世主大人绑上床去了。

评论(9)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