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默渊朔_

朔朔(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微博同名静默渊朔_
所有肉均更新至微博(沉迷码肉,拒绝撕逼,逼急了自动开启流氓属性)
什么太太,我不就是个更文的。
文章文风不定,文风善变的小汪叽、画风不高冷,最近可能涉及的cp有,名侦探柯南【新快】,全职高手【双花】【周叶】,想写的挺多看时间吧

【新快】就当只是平常吧(短篇/傻甜白)

今天的最后一篇,我发现我的文风飘忽不定,傻甜白最适合我= ̄ω ̄=

one
【平常】
工藤懒懒打个哈欠,看了一眼电脑上的时间,已经是午夜了,马克杯中的液体也冷的无法下口,他苦笑,不知不觉又工作到这么晚了,那个家伙肯定已经睡熟了吧,这么想着,工藤合上电脑,放低自己脚步声,简单的洗漱之后,才走进卧室,卧室中央的床上隆起一块,工藤无奈的笑了笑,掀起被子一角,躺了进去,那个家伙蜷缩着身体,头发柔软又蓬松,似乎感觉到了有人靠近,不自觉的缩了缩,工藤有些好笑,伸手拦过那个家伙,他下意识动了动。然后似乎寻到的一个舒服的姿势,冰蓝色的眼睛迷迷糊糊睁开一条缝,然后又懒洋洋闭上,蹭进工藤怀里,嘟囔“大。。。侦探。。。”
工藤下颌抵在那个家伙黑色的乱发上,闭上眼睛,温柔的笑了笑“晚安。”
【日常】
几缕阳光淘气的从厚重的窗帘缝隙透了出来,黑羽有些不快的坐起身体,揉揉眼睛,伸了个大大懒腰,周末的早晨往往十分惬意,黑羽看了下身边,那个家伙似乎很熟,昨天一定是熬到了很晚吧,黑羽掀开被子,下了床,好心的替那个家伙拉了拉被子,然后走出卧室。
黑羽叹了口气,啃着面包坐在沙发上,这样平淡的日子也并不觉得乏味,他现在已经二十二岁了,算起来跟那个家伙从相识到现在已经五年之久了,打开手机,看着新闻,头条当然是他的预告信,虽然组织已经被一网打尽,但是,生活中必须有点刺激作为调剂,他喜欢那个家伙皱着眉头解着自己写出的预告函,那种成就感给人感觉很好,黑羽这样想着,也许算是习惯了吧。
他耸耸肩习惯真是让人觉得可怕的东西。
“嗯。。。快斗。。。”带着独属早晨初醒的沙哑,工藤有些疲惫的打了个哈欠“早。”
“大侦探,你醒了。”黑羽合上手机,笑眯眯的问候。
“因为某个家伙的预告函。”工藤无所谓说到,径直走到他身边“警部给我打来电话。让我帮忙破解预告函。明天晚上八点动手?”
“倒是挺快。”黑羽看着工藤,故作欣慰的拍了拍他的肩“大侦探,脑力还没有下降,不错不错。”
工藤伸手拉住黑羽,带着温柔的笑意“当然不错,因为我家家养着一只装模作样的小偷先生。”说完在黑羽唇上印上一吻,然后轻轻在黑羽耳边说到“快斗,早安。”
Two
【嗯?】
工藤用好早餐,收好餐具,看了一眼正在有些萎靡的黑羽,他正在漫无目的虐待遥控器,电视不停闪着画面。
他整理好衬衣,穿上外套,准备出门。
“新一,我好无聊~”黑羽整个人扑在沙发上,蓝色的眼睛亮亮的,乱糟糟的黑发却有种柔软的感觉,像一只慵懒舔着爪子的黑猫。
工藤走过去揉揉黑羽的头发,带着些安慰的意图“日暮警部拜托我过去一下。”
“嘿嘿~大侦探~”黑羽伸个懒腰,似乎并不感到意外,在工藤嘴唇亲了一下,就又窝回沙发上,听到门关上的声音,黑羽才坐起身子,似乎是思索了一会儿,然后漏出一种名为阴谋的笑容。
“凶手是。。。”二十二岁的工藤处理起案子比十七岁的时候更加的成熟和稳重,有条不紊的列明杀人手法,一步步拆穿凶手的假面。
漂亮的解决杀人案,工藤叹了口气,看看时间,已经九点一刻了,家里那个家伙今天会去哪里呢,给他打个电话吧,工藤有礼貌的跟警部打了个招呼,默默退到一边。
“嘟。。。嘟。。。嘟嘟嘟。。。”一阵忙音,电话并没有接起,工藤有点疑惑,这边日暮警部招呼他过去,工藤只好收起手机,跟着回了警视厅,有些心不在焉的听着审讯。
回到警视厅单独给他使用的屋子已经是十二点,工藤揉揉鼻梁,靠在椅子上,掏出手机,又拨通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还是忙音,工藤有些担心,难道黑羽出了什么事情?这样想着,工藤走到门口,准备开门出去,拉了一下,他发觉,门被人锁死了。
“It's show time~”熟悉的声音似乎夹带着晚风的凉意,工藤回头,一个白色身影站在窗前,晚风吹动他墨色的发,唇角带着玩世不恭的笑意“大侦探~”
工藤看着那个家伙,露出笑容“Kid。”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