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默渊朔_

朔朔(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微博同名静默渊朔_
所有肉均更新至微博(沉迷码肉,拒绝撕逼,逼急了自动开启流氓属性)
什么太太,我不就是个更文的。
文章文风不定,文风善变的小汪叽、画风不高冷,最近可能涉及的cp有,名侦探柯南【新快】,全职高手【双花】【周叶】,想写的挺多看时间吧

【周叶/ABO】你是不是认识我(十四)

十四
【某只终于出差回来了,鼓掌👏】
【我感觉叶修第十赛季的冠军是能力不假,但是我更觉得他是怀揣着苏沐秋跟自己最后的执念】
  叶修最近领着联盟军在神之领域混的风生水起,虽然有职业选手搅局,有点麻烦,但是总体来说收获还是很乐观的。
“爸爸。”叶沅拿着手工作业一脸难色的看着叶修。
  “怎么了。”叶修从耳机里照顾一声“继续,别停。”然后走了过来。
  “不会。”叶沅好看的小脸皱在了一起。
  一般这个时候都是陈果帮助叶沅的,今天老板娘并不在网吧,说是有点事情出个门。
  叶修研究了一会儿,觉得不算难,这种手工作业也让他觉得有点新奇,就手把手教着女儿做,对于叶沅,他很有耐心。
  大功告成,叶沅兴奋的看着贴好的作品,在叶修脸颊亲了一下“谢谢爸爸。”然后就跑去给唐柔还有包子他们看。叶修好笑的回到了电脑前。
  “前辈。”叶修好友栏一枪穿云的好友头像弹跳起来,叶修点开就看到了这么一句话。
  “小周啊,下午好呀。”叶修一种不好的预感。
  “那件事。”小周的消息顿了一下。
“那件事?”叶修有点疑惑就直接敲了过去。
  “结婚。”周泽楷的回复让叶修脑袋当机了一下。
“……”一排省略号代表了叶修此时有点无语的心情,周泽楷的执着倒是挺明显的。
“?”周泽楷也没多说什么,就一个问号代表了他对这排省略号的不理解。
“小周啊,这个事情还不是不要那么草率比较好,毕竟现在419也不是什么值得在意的事情。”叶修想了想回到“再说了我比你大这么多,你父母也不会同意的。”
“他们说,要负责。”叶修看到这么一句话就觉得头疼无比。
“这个,我们没有感情基础。”叶修觉得自己必须跟这位后辈说个明白。
“前辈不喜欢我吗?”周泽楷回了这么一句,叶修差点咬到自己舌头。
“两种喜欢不一样的。”叶修觉得自己还能在挣扎一下“感情需要培养的,我对你的喜欢也是前辈对后辈的喜欢,还有你看你这么优质Alpha,肯定不缺Omega跟Beta,不需要在我身上废那么多时间。”
“我们培养。”叶修突然觉得人生中最大的难题来了,合着他后面的话就直接无视掉了“这周休假,我过去。”
  乔一帆来到了兴欣网吧,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对于有点害怕的包子和老跟叶修斗嘴的魏琛,叶沅对这位一帆哥哥可是很有好感的。
“一帆哥哥。”叶沅递给乔一帆手里的棒棒糖“欢迎。”
“哎,沅沅啊。为啥魏叔叔来就没有这个待遇。”魏琛问到。
  叶沅看着魏琛眨眨眼,然后躲到了叶修身后。
“老魏你别挣扎了。”叶修揉了揉叶沅的头“明显一帆比你招人待见。”
  “老夫以前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少年。”魏琛对叶修充满了鄙视“老夫曾经可是神一样的少年。”
  陈果摆摆手“好了,走了去吃饭。”
  浩浩荡荡的出了网吧,去饭店,这算是给乔一帆的洗尘宴。
  怀着忐忑心情的乔一帆,因为这顿饭放下了悬着的心,他觉得很快乐,虽然有点惊讶前辈竟然有了个这么大的女儿,以前他从未听闻过这件事情,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他现在就要磨炼意志,还有提升操作,他突然坚定了决心。
  周泽楷也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这么执着,可能是第一眼看到倚靠在广告牌那样无助的叶修起吧,原来真的有一见钟情,十五岁的情事初尝,食髓知味。
  是一个蝉鸣不停聒噪的夜晚,名校的方针都是如出一辙,必不可少的晚自习,周泽楷独自步行回家,他有点着迷夜风的感觉,也是那次他第一次遇到叶修。
  蜷缩在哪里,单薄的衣服被汗水打湿,周泽楷明显愣了一下,他嗅到了空气中香甜的信息素,良知促使他走向了那个被情欲折磨的毫无尊严的Omega。
  “还好?”周泽楷伸手扶住那个几乎瘫软的家伙,努力回忆着附近最近的Omega救助站。
“热。”那人身体重量全部压在周泽楷的身上,双手抱住周泽楷的脖子,炙热的唇贴了上来。
  青涩的身体,名为理智的最后弦断掉,简陋甚至散发着些许霉味的小旅馆,伴着窗外忽然的狂风大作,小房间氤氲着诱惑的气息。
“别哭。”疼痛让那人捂住自己的脸,他看到泪痕从指缝里划出,留下一行轻盈的水渍“让我看你。”
那人的脸上带着不自然的红晕,微张着嘴,周泽楷手指抹去那人脸上的泪痕,然后握住那双好看纤长的手,十指交缠。
“我想标记你……”周泽楷也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魔咒,蛮横的撞进那人的最深的深处,可能是太过用力,那人不停挣扎着。
  “不……”他听见那人的声音带着委屈,周泽楷觉得自己竟然心软了,吻去那人面颊的眼泪。
  第二天空无一人的房间让周泽楷有点迷茫,就像是那个人梦一般的存在,他很清楚这不是梦。
  他就开始疯狂的寻找这个人,但是他发现找不到这人的所有踪迹,世界太大,又没有任何身份信息,只留在脑海的面容跟感觉,太难。
  当他找了六年的那人就站在他们轮回的经理办公室,他就觉得惊奇,然后带着不可置信,他不敢去确定这个人是不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
  竟然又是他的发情期,确定这个人就是六年前的那个人之后,周泽楷就只有一个想法,跟他在一起,一辈子。

评论(16)

热度(419)